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《極品醫神奶爸》-第65章 葉塵就是葉大師閲讀

極品醫神奶爸
小說推薦極品醫神奶爸极品医神奶爸
“谁在诬陷?谁又在勒索?”
就在这个时候,唐英走了进来。
神情肃然,语气淡漠。
“你又是谁?”
姜胜并不认识唐英,语气不善道:“赶紧滚一边去,别妨碍我们处理家务事。”
“她是警察。”
叶尘在旁边提醒道:“你不是要告我勒索你吗?”
“正好,可以告诉她,让她来公断是非。”
“你说她是警察她就是真的警察啊?”
姜胜不屑。
然后指着旁边的一个律师道:“我还说他是云海市一把手他爹呢,他是吗?”
啪!
话音刚落,唐英抬手手掌,抽在姜胜另外一边脸上。
“你,你也打我?”
姜胜捂着另外一边脸颊,暴跳如雷。
“我打不过叶尘,难道我还打不过你一个女人吗?”
“吗的,你爹不教训你,今天我就当你爹,好好的管教管教你。”
说着,姜胜挽起袖子,就冲向了唐英。
唐英本来不想动手,可叶尘却的旁边添油加醋。
“姜胜,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?”
“这位警察叫唐英,她最讨厌别人骂她爸吧。”
“而且她爸就是云海市的一把手,你竟然敢说那个律师是她爸,她不打你打谁啊。”
“而且现在你还说要当他爹,活该被打死。”
唐英越听越气,终于耐不住再次出手。
砰!砰!砰!
三下五除二便把姜胜打成了猪头。
拍拍手,唐英才冷冷的质问道:“现在可以说说了,你要告谁诬陷你?又是要告谁勒索你?”
“呕!”
姜胜看到身上的鞋印,以及满身的污秽。
顿时就想要呕吐。
唐英嫌弃的退后一步,冲着那两个律师道:“你们来说?”
“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律师得知唐英的身份,尤其刚刚姜胜还说他是唐英的父亲。
吓的如同倒豆子一般把经过讲述了一遍。
“私闯民宅,这是犯法的。”
唐英冷厉道。
“我没有打徐爱芬,她自己躺在地上撒泼,叶尘来了之后就开始勒索我。”
姜胜辩解道。
极品妖孽 小说
“没打?”
叶尘冷笑一声,“没打的话,我丈母娘怎么会五脏六腑移位呢?”
“骨头为什么会折?”
“脑袋还出现了脑震荡,还有脑溢血。”
“难道这些也是她伪装的不成?”
“你都没有检查,自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。”
姜胜不忿道:“警察同志,我请求验伤。”
“若是徐爱芬真的有这些伤势,让我赔偿医药费我也认了。”
“可若是没有的话,那就是他在勒索,我请你能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件事情,把他抓起来。”
听到这话,徐爱芬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。
倒是叶尘,脸不红心不跳,说的正气凛然。
“呵呵,我就是医生,而且还是神医,我刚刚已经给丈母娘检查过伤势。”
“你说是神医就是神医啊?”
姜胜瞥了他一眼,不屑道:“验伤必须要去正规的医院,必须由科室主任这个级别的医生开具证明。”
“不好意思,我就是中心医院中医科的科室主任。”
叶尘拿出自己的证件递到姜胜面前道:“这是我的工作证件,你可以看一下。”
合同签完,钱振海就安排人制作叶尘的证件。
上面写着他的职位——中医科科室主任。
还有叶尘的名字,以及他的照片。
下面盖着中心医院的公章。
甚至还有院长钱振海的亲笔签名。
做不得假。
“你,你……”
姜胜傻眼了。
重生風流廚神
指着叶尘,说不出话来。
“姜少,要不你赔偿点钱吧?”
旁边的律师也看出来了。
虽然大家都知道徐爱芬是自己躺在地上的。
可人家能轻易的拿出来伤情鉴定,又有唐英给他们撑腰。
何况,是姜胜带着人私闯民宅在先。
哪怕没动手,此时也说不清楚。
只能认栽。
姜胜也清楚这种情况,点点头说:“徐爱芬,我没有那么多钱……”
他的遗书
“有多少给多少,剩下的打欠条。”
叶尘打断他道。
“对,打欠条。”
徐爱芬在旁边补充道:“还必须要盖上手印,省得你反悔。”
中气十足,哪里有一点受伤的样子啊。
“我……”
姜胜委屈的不行。
可看到叶尘握着拳头,他又不敢反抗。
只能答应下来。
让叶尘报卡号,他要转钱。
“你打的又不是我,我要你的赔偿干嘛?”
叶尘摇摇头说:“伤者是我丈母娘,你应该把钱转给她。”
叶尘知道丈母娘爱钱。
能用钱让她对自己的态度转变,对姜若雪好一点。
所以叶尘很乐意做这个顺水人情。
听到这话,徐爱芬嘴角都要裂到了耳根。
“哈哈,对对,你应该把钱转给我。”
徐爱芬越看叶尘越觉得满意。
有这样的女婿,自己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。
以后要好好的对他。
打定了主意,徐爱芬把卡递给姜胜。
姜胜转了二十万过去,又打了一张欠条,戳上大拇指印,便要离开。
“等等。”
叶尘叫住了他。
“还有什么事?”
姜胜恶狠狠的道:“我身上的钱都已经被你坑完了,脸也被你们打成这样,你究竟还想如何?”
“不如何。”
叶尘淡漠道:“我只是想提醒你,股份是若雪的。”
“你打她股份的主意,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教训。”
“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。”
“否则,你就提前给自己准备一口棺材吧。”
“哼!”
姜胜冷哼一声。
心中却不屑道:“股份是姜家的,姜若雪已经嫁出去了,就是个外人,她没权再持有股份。”
只不过这话他没敢说,害怕叶尘再揍他。
姜胜带着怨恨离开。
在心中发誓,此生必报此仇。
“徐爱芬,事情解决了,你现在可以去医院了吧?”
姜胜走了,叶尘便回头冲着徐爱芬道。
语气冷漠,更像是金主在命令自己的员工。
哪里还有刚刚那种一口一个丈母娘来的亲热啊。
“我……”
徐爱芬迟疑道:“叶尘,我小女儿也生病了。”
“刚刚小燕说她认识叶大师,不过却需要联系唐英警察。”
“现在唐英警察来了,我能不能等他们找到叶大师,治好若雨的病再离开啊?”
“不然我不放心。”
说着,徐爱芬脸色有些委屈,想要落泪。
姜若雪已经嫁给叶尘,没法帮她发财,只能寄希望于姜若雨身上。
不能让小女儿出事啊。
“他就是许燕口中的叶大师。”
唐英道。
“什么?”
徐爱芬猛然抬头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看了看叶尘,又看了看许燕。
许燕点头附和道:“阿姨,昨天就是他医好的我。”
“我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若雨的姐夫。”
徐爱芬这才想起来,那天叶尘来的时候,看到了姜若雨,就说她中邪了。
甚至还留下了一张符咒。
竟然真的是他啊。
他还说能医好姜若雪。
而且还拿出了中心医院中医科室主任的证件。
五年不见,他怎么变得这么厉害呢?
不过很快,徐爱芬就皱起了眉头,冷厉道:“叶尘,你既然变的这么厉害,为什么还要让若雪带着叶桐过苦日子呢?”
“当年你娶若雪的时候,可是跟我信誓旦旦的保证过。”
“要让她一辈子都生活在幸福当中。”
“幸福我没有看见,但苦难我倒是看了好几年。”
“这就是你的承诺吗?”
“你对得起我把若雪交给你吗?”
“对不起。”
叶尘耷拉着脑袋,如同做错事的孩子。
“因为种种原因,我被迫离开了云海市。”
“但我心中时时刻刻想念着若雪。”
“现在既然我回来了,就绝对不会再让她继续苦下去。”
“甚至会让她成为人人都羡慕的幸福女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