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救命!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會讀心-第七十二章 急救中看書

救命!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會讀心
小說推薦救命!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會讀心救命!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会读心
隔天,张芳芳便请了专门的公关团队,对不少出言侮辱陆芃芃的人进行了追责,为了将事情平息,也为了能让陆芃芃摘下抄袭者的帽子。
公关团队要求漫画组委将那漫画的发源找了出来,见是苏稚的邮箱,张芳芳二话不说便将图贴上了网络,指名道姓地讲道,漫画是陆芃芃画的,但其中的内容却是由苏稚来编撰,并倒打一耙,说道一切未经过家长的允许,引诱未成年人以自己的名义做出这种事情,会对其进行追责处理。
而漫画组委则证实了这一话,将官方的图文也发了出来,舆论又转了个弯,只是网暴的对象由张芳芳和陆芃芃转向了苏稚。
而这一切陆芃芃也无法得知,更无法澄清,张芳芳将她关在了房间,也将所有的电子产品都没收,让她没有办法与外界接触。
另一边看,《春之色》作者追月从事情初发便一直未发声,即使不少粉丝都要求其回应,他却没有理会,直到漫画组委会证实了,他才发了声明。
表示对这一切不得而知,因为没有确定的情况下不能回复大众,表示很抱歉,在此发出声明,会对其进行版权追责处理。
把香菜种满地球:这算什么,大小姐出逃计划,抄完就跑了啊,得了个假冠军,之前还好意思炫耀。
不要睡眠的白桃:楼上什么意思,我感觉我还啥瓜都没吃到呢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。
天天吃大饭:同上同上,刚来的,好奇怪啊,怎么追月大大也掺和进来的,他可是小说圈里有名的高岭之花啊。
把香菜种满地球:你们都不知道啊,就是前段时间那个陆氏的小女儿陆芃芃,拿了漫画大赛的冠军,一时之间名声大噪,说是天才少女来着。
把香菜种满地球:后来你猜怎么着,是她抄的,她妈妈张芳芳前几天还使劲炫耀来着,没想到这么快被打脸了,也不知道这个苏稚是谁,赶紧被拉出来背锅的。
……
源源不断的路人都掺和了进来,在得知陆芃芃是陆氏的女儿后,更是跑去了陆氏集团的官方微博,纷纷喊话。
与汪汪喵喵同居的开心日常
陆氏集团的股票在短短几天之内,不断地下跌,不少股民更是抓紧时间抛售自己手中的股票,唯恐受到牵涉。
公司上下也陷入了恐慌之中,古董们几天之内连续开了多次的短时会议,共同商讨着对策。
“因为这件事,公司的股票不断的下跌,抛售股票的人也不在少数,能买到的我都买了。”左楠将文件递了上去,眼中尽是清明。
“还有,陆老爷与陆川鸣也在暗中收购那些股票,有些还花了大价钱。”
陆寒钧点了点头,陆峰这么做他能理解,可陆川鸣本身便欠了巨额的债,他竟然也舍得。
“你让多派几个人收购股票,不要让他们觉察到。”
“好,还有老夫人那边,身体好像不太好,最近陆老爷带了不少医生上门,陆川鸣也找了不少的草药。”
陆寒钧闻言点了点头,眼中闪过几分思量,吩咐道:“你暗中看一下他们有没有做什么手脚,奶奶那边也派人看着,一有什么状况便告诉我。”
“还有公司的名誉方面,让人将陆氏这些年所做的公益活动全展现出去,找多些营销号,将网络上的舆论尽量压下来。”
“是,少爷,追月那边,昨天让人联络了,可对方不愿面见,也不愿与我们有过多的接触。”
陆寒钧闻言苦恼地扶了扶额,眼中闪过了暗色,这件事必须从源头解决,而那源头便是追月。
还没思虑出结果,楼下便传来了惊叫声,陆寒钧走向窗外,看着楼下来往的人群,他朝着左楠挥了挥手,后者会意,走了出去。
苏稚听到惊叫声,便辨别出来,这是小雅的声音,她转身便朝着老夫人的房间走去。
房间内,小雅的脸满是泪水,看向苏稚仿佛看到了救星,赶紧讲道:“老夫人不知道怎么了,……我只是倒了杯水,我再叫她,她没了反应。”
苏稚过去拍了拍她的手,轻声讲道:“你去打电话,叫救护车,再去找几个人将走廊客厅的位置空出来,保持道路畅通。”
小雅咬咬牙,踉跄着跑了出去,苏稚看向床上昏迷不醒的老夫人,指甲紧紧地嵌入肉中,利用痛觉使自己保持冷静。
她不敢轻易地挪动老夫人,也不知她是不是真的脑溢血,一时无措了起来。
过了一会儿,她紧咬着唇,为了保证老夫人的呼吸道畅通,抬手松开了她的衣领,又将她颈下的枕头尽量抬高,以防呼吸道被堵塞,将手放在了她的鼻子之下,感受到还有鼻息,便松了一口气。
她紧紧地盯着门口,感受着老夫人的呼吸,不知过了多久,窗外响起了救护车的铃声,红蓝的光透过窗帘照在了她的脸上,小雅带着医护人员跑了进来。
苏稚看着他们将老夫人用担架抬了出去,身上的力气像是被用光了一样,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。
小雅将她拉了起来,带着她走上了救护车。
医院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,苏稚感受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声,紧张地看着担架上脸色苍白的老夫人,众人合力将老夫人推向急救室。
那墙上的绿灯转红,护士将她拦了下来,小雅在一旁搀扶着她,双眼无神地看向门内。
苏稚坐在凳子上盯着那门看,也不知过了多久,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萌萌的声音也从对面传了过来。
“小稚,温朔将那订单取消了。”
苏稚无奈道:“为什么,因为网上传的话吗?”
“很大概率,太可惜了,我们都交了,怎么能看那些风言风语就相信了呢,明明他……看起来不像那种人啊。”
苏稚眼中满是坚定,讲道:“你再帮我联系一下他,我也不想让我们这段时间的努力付诸东流。”
“好,我马上就去。”田萌萌像是被她的声音打动了,随即表示无论如何都要与温朔好好讲清。
“嗯……”苏稚将电话挂了,又看了眼还在急救中的病房,手跟着无力地垂落了下去。